网站首页 学院概况 学科建设 师资队伍 新闻资讯 本科生培养 研究生培养 科学研究 党群工作 学子园地 下载中心 校友天地 学院图片
这一次,陪伴你不争朝夕
编辑:生命与环境科学学院    已读:521次    发布日期:2018/10/24

这一次,陪伴你不争朝夕

“自你走后,我突然开始害怕长大,我怕你有一天回来找我,会不认得我的样子。”

二零一七年八月底,北京。

这个即将迎接大量大学返校学生和入学新生的城市还笼罩在让人困倦的暑气之中,我和同学们骑着小黄车,穿着黄色的社会实践服,顶着炎炎烈日,尽力完成着暑期社会实践。

两千三百公里外,珠海,我外公的告别仪式。

外婆、妈妈、姨姨、舅舅、姨妹、表妹,外公最亲的人,都在他身边,陪伴他走过在这世间的最后一段旅程。

骑着车子,眼前却因为眼泪而一片模糊,因为我知道,我再也没办法告诉那个在我六岁时扶着小自行车后座鼓励我、叫我不要怕的老头儿,我今天能自己骑着一种叫共享单车的东西,游荡在首都繁华的街道。

外公告别仪式的场景我至今无从得知,我凭借着从书本里读来的描述,尽力想象着他最后的样子,但奇怪的是,始终浮现在我脑海中的却一直是那个皮肤有点黝黑,精瘦又神采奕奕、总是笑意盈盈的人;拼命回忆起的曾经和外公在一起的点点滴滴,也总是充满了欢乐。在刚刚迈入新世纪的那些年里,外公教我学自行车的那个下午纤尘不染的蓝天和阳光、我穿着旱冰鞋时外公那双因不放心而抓着我胳膊的手、脸上堆满笑容和我一起唱出的生日快乐歌、认真教给我的太极拳的一招一式、被他拿在手中给边弹琴边乱舞的我拍照的相机......都如同唱片上的印痕,清晰地刻录在我的脑海之中。

二零一七年我十九岁,离开家,在上大学,我觉得自己终于成为了一个大人,能在大京城的夜晚和朋友摇摇晃晃走在天桥上看灯火明灭的远处,看宽阔的街道上一派车水马龙,能骑着小黄车肆无忌惮地前进,能自由自在地买自己想买的东西,能遇见很多很多有趣又善良的人,会遇到困难,会取得一些成绩,但我却再也不能带着外公参观民大的每一处每一隅,再也不能看着外公笑眯眯的眼睛,毫无保留地把我做过的这些事都讲给他听。

“时间是让人猝不及防的东西,岁月是一场有去无回的旅行。”外公曾陪伴我长大,我却再没有机会陪伴他慢慢变老。

没有在外公生命的最后一段日子里陪伴他,是爸爸妈妈的意思,也是我自己最后的决定。掺杂着难以置信与不敢面对,我似乎是在同时明白了往复无常之人生的一个道理,亦或许是在极端悲恸的时候用来帮助自己开脱的借口:所谓亲人朋友一场,都只不过是能陪伴我们走过生命某一段旅程的过客,为了生活能不孤单,他们教给我们善良与热爱,让我们体会爱与温暖,帮助我们编织回忆,指引我们慢慢长大。当我们一天一天一点一点练就了刀枪不入、能坚强能柔软的品格时,他们或许就完成了使命。陪伴不是永恒,陪伴也有尽头,陪伴我们的人终会离开。

没有赶去见外公最后一面,我其实并不后悔,因为我开始相信这一切也许是早已被安排好的,外公是属于我的童年和少年时代的,在我终于成年和它们挥别的时候,外公也会和它们一起对我说再见;因此,这一次选择不再与时间为敌,陪伴外公也不再歇斯底里地争一朝一夕。因为这样的话,在我记忆中的外公,永远是那个年轻于他同龄人的样子,当我与外公陪伴彼此生命的日子终成为回忆时,才不掺杂一丝阴霾而永远明媚。

珠海这座海滨之城,曾经居住着我的外公,如今安放着我的外公。

我知道我能带着外公给我的记忆,替他看他再看不到的风景,替他走他再没办法走下去的路。

能这样就够了。那么现在,就让珠江的海浪代我,永远陪伴着外公吧。

(:我生于山西,从小居于山西,二零一四年后外公外婆随舅舅一家住在珠海,我最后一次见外公是在二零一六年高考完的暑假。)

(文/王静玮)

an>
友情链接: 中央民大就业信息网  | 清华大学生命科学学院  | 北京大学生命科学学院  | 南开大学生命科学学院  | 复旦大学生命科学学院  | 浙江大学生命科学学院  | 南京大学生命科学学院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中关村南大街27号理工楼10层  邮政编码:100081
2013版权所有©中央民族大学生命与环境科学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