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学院概况 学科建设 师资队伍 新闻资讯 本科生培养 研究生培养 科学研究 党群工作 学子园地 下载中心 校友天地 学院图片
一个下午
编辑:生命与环境科学学院    已读:354次    发布日期:2018/10/24

一个下午

我躺着。

摘下眼镜,窗外的一切因此便变得模糊,越过不锈钢的防盗网和挂在上面的长长短短大大小小的五彩的衣服,树叶上反射的绿色光亮丝毫没有被掩去。其实我看不清任何的一片叶子,不论是墨得要滴下来的,不论是因为气候和暖新长出的,哈,我通通都看不清。然而我却实在的明白它们一定快活的在树上跳着舞—和着我乱唱着的不成调的曲,随着我乱晃的脚丫。

想着,我放起一首昨晚刚喜爱上的欢乐的外文歌,闭上了眼。风扇立在我的正前方,直直对着我吹,凉而夹杂着夏天最后的温度缓缓慢慢的扑来,我便又得意起来,伴着节奏在铺着麻将席的床上滚来滚去。随意地眯开了眼,透过留下的眼泪隐约看清了窗外那对面的小楼里的人家,只是一瞬又变成闪着光的各色的绿和大块的色彩。

于是我,翻了个身,面朝墙壁,看着上面那些因年岁留下的斑驳坑洼。也不知想着些什么,双眼迷糊起来,一种熟悉的困顿袭来。是了,在那些小孩的时光,每每被家里人或者幼稚园老师压迫去午睡,就是这样子看着墙看着天花板看着窗外。

记得有一面由长石条砌成的墙,上面高低棱角的起伏,那时眼睛还是看得清远处的,就会习惯侧着身看着那墙。墙上有一个很大的凹陷,总可以想成那是面湖,是可以有着仙女来戏水的湖,是能够不用午睡跑去玩耍的湖,当然喝下里头的水,我便会飘飘呼呼的往四处飞去,飞过楼,飞过亭,飞过卖冰糖葫芦的集市,飞过养着伸长颈的凶鹅的小巷……最后去哪儿了,我从来没记起过,也许是掉进海里忙着拦住小美人鱼,让她千万别喝下魔药水也说不定。

又在睡意朦胧中想起早些年看过一篇文章,标题作者之类的已是记不得。大约是讲他幼年听外面的叫卖声思绪会随着穿过千山万水,比如修铝锅的叮嗙声,补牙刷的谈笑声,卖糖果的吆喝声……那是时隔多年第一次想起,儿时午睡时,瞧着漏过窗子缝隙移动的光斑引起的漫天胡思,兴许正跟现下的午后一般。

这么回想,已清醒了很多,便转过身看着顶上的灯,然后又不自在,就盘腿坐在床上。

席子已经有了些温度,太阳略微照得进来,不过依旧凉凉爽爽。歌也一遍遍在旁边的唱着,我跟着晃头看窗外,叶子上的光移到了衣服上,像是印着明朗的笑,突然想拿来换上,换上出门,出门看看。只是在伸了个懒腰后,眼角的泪便溢去离开床的念想。阳光又开始悄悄地偷偷地跑开,最后落在双面打开反扣在床边的看了几节的书上,白光透过眼镜色散出七彩的线,我用手一挡,就不见无影。

我便戴上了眼镜,看清了窗外,甚至看到,对面阳台上那陶盆里的芦荟,它的半个侧身都染上了金光。接着我拿起书,倚在自认为舒服的用被子枕头叠起的软墙上,从脚踝处一直向下的部位都裸露在午后的阳光下。而后我伸手关掉音乐,想着,看完这本书,下午就过去了。于是我歪坐着,张开脚趾,好让更多的阳光从指间淌去。

后记:叔本华说过这么一句话,人要么孤独要么庸俗。虽然在有些地方有失偏颇,但无法否认人在独处中,的的确确拥有着群体活动中无法给予的充实。这只是一个普通的独处的下午,但在以自己为伴的这个午后我实在的幸福快乐着。我想,以自己为伴,应该是我们每个人生命中不可缺少的陪伴中的一种吧。

(文/郑力)

an>
友情链接: 中央民大就业信息网  | 清华大学生命科学学院  | 北京大学生命科学学院  | 南开大学生命科学学院  | 复旦大学生命科学学院  | 浙江大学生命科学学院  | 南京大学生命科学学院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中关村南大街27号理工楼10层  邮政编码:100081
2013版权所有©中央民族大学生命与环境科学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