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学院概况 学科建设 师资队伍 新闻资讯 本科生培养 研究生培养 科学研究 党群工作 学子园地 下载中心 校友天地 学院图片
烟花易冷,此情难存
编辑:生命与环境科学学院    已读:351次    发布日期:2018/10/24

烟花易冷,此情难存

烟花易冷,人事易分,最难完满的,永远是长情。

因为是心头所挂念的,所以不忍心远望,更不忍心放手,总想要自己能长长久久的陪伴在他//它的身边。然而,世事无常,有时候可以让我们触碰的只是岁月的一瞥,待她飘然转过头,时间就永远的合上了我们之间的大门。

自古以来,有放手斩断红尘之人,也有共赴危难康慷慨之人。有缘尽情留难舍难分之人,也有过眼云烟皆为浮云之人。

曾经有这样一个鲜衣怒马的少年,般配一位绝代的女子,二人俱是才华绝佳,这本应该流传一出举案齐眉、相敬如宾的美满婚姻,只可惜剧本并不如此描绘。

才子多年未能中举,母亲求签竟是自己的儿媳妨害了自己的儿子,要说封建迷信真是个害人的东西,棒打鸳鸯两散,只因为一个莫须有的理由。才子也不敢忤逆母命,一纸休书下,便是此生不复相见的证据。

但是命运总是弄人,七年之后再游沈圆以是物是人非,当年卿卿佳人已然改嫁他人。再相见,往事仿佛还在眼前,但是眼前之人却已成了往事。扼腕兴嗟之间,一腔长情无处发泄,只留的一首词流传千古:

红酥手,黄縢酒,满城春色宫墙柳。东风恶,欢情薄。一怀愁绪,几年离索。错、错、错。

春如旧,人空瘦,泪痕红浥鲛绡透。桃花落,闲池阁。山盟虽在,锦书难托。莫、莫、莫!

想当年有佳人在侧,红酥手为我筛酒,二人春游共享这一圆春色。而到了如今,世事难料,二人相隔,如今知道是错了怕也是无用。春日重游,后悔泪流已是无用,当年的海誓山盟还在耳旁萦绕,但是一封书信也难以送达。说是旧事莫提,真能不提吗?怕是难以做到吧。

这才子便是陆游,这佳人便是唐婉。

相传唐婉也有回诗存世:

世情薄,人情恶,雨送黄昏花易落。晓风干,泪痕残。欲笺心事,独语斜阑。难,难,难!

人成各,今非昨,病魂常似秋千索。角声寒,夜阑珊。怕人寻问,咽泪装欢。瞒,瞒,瞒!

如果说陆游诗句里读出的全是悔恨与不舍,这首词中一字一句全是离异后自我的凄凉心境。一个人落寞神伤,但又怕别人问起自己的心事,病恹恹的样子却又装出一副欢颜,最是苦楚,到头来只能哀叹一声“世情薄,人情恶”。并不是赵士程不好,只是自己心中有所挂念割舍不下。

“雨纷纷,旧故里草木深,我听闻,你始终一个人。”这大概是最渴望而又不可得的落寞心境了吧。远远眺望却放不下,远远眺望却无法陪伴在那个人身边。

我们缘何如此看重陪伴这件事,是因为只有当那个人处于我们眼可以看得到,手可以摸得到的地方的时候,我们才真正的感觉到那个人的存在,我们才真正感觉到自己拥有。这一切都还是可控的。可控的感觉带来了可靠以及安心。

但是陪伴又往往很难,如同烟花易冷,这世事实在难料。我们每个人都只是大时代洪流之中的一叶孤舟,不知道命运的浪潮会将我们推向何处。只是我们在其中相遇,但是若想相守,又谈何容易。

所以才应当珍惜。明白了我们的明天并不可靠,也就能明白今日的陪伴是多么长情。其实并没有那么多想象之中的日日夜夜可以等我们去体味,现在的现在,我能站在你的身边,能够陪伴,就已经足够幸运,就应当好好珍惜。

莫等烟花易冷,莫等此情难存。

(文/张文豪)

an>
友情链接: 中央民大就业信息网  | 清华大学生命科学学院  | 北京大学生命科学学院  | 南开大学生命科学学院  | 复旦大学生命科学学院  | 浙江大学生命科学学院  | 南京大学生命科学学院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中关村南大街27号理工楼10层  邮政编码:100081
2013版权所有©中央民族大学生命与环境科学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