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学院概况 学科建设 师资队伍 新闻资讯 本科生培养 研究生培养 科学研究 党群工作 学子园地 下载中心 校友天地 学院图片
它和它的女孩儿
编辑:生命与环境科学学院    已读:199次    发布日期:2018/10/24

它和它的女孩儿

那个女孩儿,是我在灌木丛旁捡到的。

那个初春的午后,阳光从灌木丛的叶缝中温柔地漏下来,留下一片斑驳的幻影。我如同往常一般迈步走在这片灌木丛旁的小石道上,巡视着自己的领土。

“小猫咪。”那一天,她唤我。我知道,这是子民们呼唤我的一种声调,虽然我并不能理解这声调的含义,但作为一个仁和的王,我还是很愿意停下自己的步伐。

怎么了人类,唤我作何?我冲着她“喵”了一声。

她却只是伸手就把我架起拥入怀中。唔,大胆人类,初次见面就敢对本王如此无礼!我本想伸出利爪给她一个惩戒,但想想作为王应懂得宽厚,算了,这次就先不与她计较了,我便收回了爪。

“喵。”可不能有下次了,我说。

从她的怀中落地之时,是一处光影参半的阴凉地。不远处有一栋木质的小屋,红瓦白墙,就像人类经常进出的那样,洞口也恰合我的身形。如何的?她莫不是知晓本王早已心许这样的宫殿良久?耐不住内心的喜悦,但总也不能像笨狗们那样洒脱得毫无尊严,我迈着高贵的步伐,悠悠地走过去,躺在洞中。

“小猫咪呀,带你回家是不太可能了,但是呀,嘻嘻,这个小木屋就当送给你的见面礼啦。我会经常来陪你的。”她说的什么,我自然是听不懂,但为了表示对她初次见面就送礼行为的嘉奖,可我还客气地“喵”了一声,不错不错,本王很满意。我说。

这是我和她第一次见面的故事。

这个人类着实与我捡到的其他愚民不同,尚懂得爱戴尊上,之后的许多日子,也总能在灌木丛旁看见她的身影,马屁拍的着实勤了点。唔,看你如此殷勤的份上,封你个御前侍卫好了。

后来,声声蝉鸣唤醒了炽热的夏天,暖风吹过泥泞的土地又唤起了一片新绿。多亏了御前侍卫不辞辛劳地壮哉我泱泱大国,如今那小屋旁已衍生出了一个可供本王伸缩自如的牛皮纸盒,一个俏皮可爱的食物鼎,及一撮咬起来嚼嚼有劲的狗尾巴草玩具。见如今风貌,本王也甚是欣慰。

那日我依旧例行着每日的巡视。迈步至御前侍卫经常进出的楼房时,伴着一阵“滴嘟滴嘟”声,一辆顶上横架着红色“十”状的车子驶了进来,穿着白衣的人们冲冲上了楼,不片刻又冲冲下了楼,一个中年女人躺在他们架起的白布上,微微地抽搐着。

紧接着的,就是我的御前侍卫。不同于往日的神采奕奕,那日的她哭得就像被主人训斥得呜咽的蠢狗,耷拉着脑袋,憔悴万分。

“喵”人类,你怎么了?我走过去,蹭蹭她的脚尖。

她怅然地望了我一会儿,眼神流露出深深的哀戚,蹲下身,紧紧地拥我入怀。

其实被这样紧紧拥抱是件极其不愉快的事,嘛,也算了,看她好像很需要安慰的样子。

一滴泪倏然落在我的背毛上,她嘴角又飘出一连串我听不懂的话语,什么“妈妈”“生病”,“一切都会好起来”的之类。我虽然无法理解人类的语言,但却好像还是能够体会到她难过的心情。

唔,我的小御前侍卫呀,好在我是个仁和的王,今日就让我来好好陪陪你吧。

我直起身子,前爪搭在她的肩上,舔舔她红润的小脸颊,“喵喵”地轻声唤着。

我知道,这样的拥抱一直是很奏效的,就像很久很久以前母亲还在世的时候,我总以这种方式换取她的爱怜,也总能唤起她嘴角的一抹浅笑。

事实证明,这种方法对人类也是贯通的,只一小会儿,她就被我逗得咯咯直笑,虽然眼角仍噙着一滴泪。

没事了没事了,人类呀,虽然你又丑又难过,但是还有我能逗你开心呢,这样你也就只剩下丑了。

在失去母亲的很多年里,我总以为再也不会得到温暖的关怀。我是王不错,却过着在寒夜里睡在灌木丛中的艰难日子,却也要翻寻着路边的垃圾桶填一填肚子。我本以为我熬不过这一个漫长冬季,但春季依旧还是来了,也正如你来了。

没事了没事了,过往无数个日夜你都陪伴着我,助我度过寒冷与饥饿,如今也让我陪伴着你,度过这难过的一天。

你看,不是还有我在吗?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春季依旧还是会来的,也正如此时此刻,我,来了。

(文/何柳)

/span> 


友情链接: 中央民大就业信息网  | 清华大学生命科学学院  | 北京大学生命科学学院  | 南开大学生命科学学院  | 复旦大学生命科学学院  | 浙江大学生命科学学院  | 南京大学生命科学学院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中关村南大街27号理工楼10层  邮政编码:100081
2013版权所有©中央民族大学生命与环境科学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