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学院概况 学科建设 师资队伍 新闻资讯 本科生培养 研究生培养 科学研究 党群工作 学子园地 下载中心 校友天地 学院图片
陪伴
编辑:生命与环境科学学院    已读:173次    发布日期:2018/10/24

陪伴

春生夏糜,秋去冬烬春又回,岁月交替,事事不常在。可是不论四季的颜色怎样的变换,昼夜的日月如何交替,总有一些美好不曾离去,给人历久弥新的回味。这些美好是瑟瑟冬日里的暖阳,乍暖还寒时候的清冽花香,还有那在深夜里陪伴着我走过昏暗小巷的灯光。

那灯光在我的印象中有些昏昏沉沉,发出它的那只蒙了一层灰的灯泡偶尔被风吹得晃荡起来,扰得那灯光下的人影时暗时明。

我第一次接触到这灯光,还有灯光下的人是在高三的一次晚自习下课。那会学校还在旧址,出了北门往左一拐便是一条一米多宽的小巷,是我每天回家必经的捷径。校门口向来是小商贩的常争之地,所以每当放学或者晚自习下课的时候,从校门口一直到巷口常年挤着各种小推车,卖着各式各样的煎饼果子、麻辣烫一类的。那年冬天福建的天气格外的冷,晚上的时候连校门口也只剩下三两个稀疏的人影在昏黄的灯光下哈着白气。在这些摊子中,最靠近巷口的那个只有一个五十多岁的女人守着,操着山东口音却卖着福鼎肉片,味道自然是不大正宗。那天下了晚自习,陆陆续续出来的学生们搓着手开始围上了那一个个已经各自冒着暖暖的热气的炉子,只是那女人的摊子地处最偏,味道也不甚好,就连灯光似乎也是最暗沉的,只有三三两两的学生偶尔探头望望,却没什么人坐下,她却不管,只是依然热情地招呼着。我本无意停留,只是路过的时候,那女老板皱着冻红的鼻子一如刚才地招呼,“小姑娘坐下吃一碗吧!暖和暖和,我也好开张。”看看身后的热闹,再看看这儿的冷清,我一时有些不忍拂了人家的热情,只好坐下。那女人像是受到极大鼓励似的,把手从袖子里抽出来,在那昏沉沉的灯光下便开始忙活。

高三的日子在紧张中似乎过得特别的快,生活总是在循环往复中前进,一切都在紧张和枯燥中度过。唯一不同的是每每经过巷口的时候都会收到那女人的几句简单问候,反复说来不过是“才下课呢。”“路上小心。”之类无关痛痒的话,仅仅保留在点头之交的地步。倒是那暗暗的暖黄色的灯光在我走过之时会稍升高一些,照亮巷口的一段路,陪伴我走过开头那段冷清孤寂的道路。

时间的转轴不停的向前转动,一转眼四处便换上了春色,高三的生活仿佛又增添了几分紧张。而在这关键之际,向来宁静的小县城猝不及防的多了件不小的谈资——抢劫案的发生让小县城里的女性人人自危。那会父母正是在忙于出差的时候,一向不甘落于人后的我坚持着去上晚自习,然后每晚仗着校门口稀稀疏疏的灯光给自己壮胆在后半程只剩下郎朗月光的时候安慰自己“不会如此倒霉”,急急地奔过那没有路灯的小巷,不过内心还是有掩饰不掉恐惧。

终于在坚持了三天后,一只忽然窜出来的猫撞破了我的伪装,那误入的小猫带来的小小动静让我内心积攒的恐惧如洪水泄闸般的涌出,冲得我转身回跑,奔回了那灯光的笼罩之中。那坐在小摊边的山东女人被我惊扰,一眼便看出我的害怕。她也并不笑话我,只是问道“这些天不大敢走夜路吧?”我有些不好意思的点头。女人不再多说,只是拿下她的灯,连着底下一个蓄电池一样的东西一起提上“我陪你走一段吧。”

就这样,这个算不上认识的人,总是在我下晚自习的时撂下手中的摊子,陪伴着我走过那条幽静昏暗的小巷,她实际上并不多话,只是专心的提着那盏昏黄的灯,偶尔叹一句“你们学生可真辛苦啊!”

后来,人们茶余饭后的谈资渐渐冷却,那女人也在五月的某个晚上不再出现,许是生意不好了,谁知道呢!

时间更换,我们见过一朝又一朝的晨时暮色,生命中也总是更换着不同的过客陪我们走过不同的一段旅途。可纵使花开叶落,又变了几度春秋,总有些陪伴过我们的人会给我们留下一些平淡却又能回味的温暖,好比那陌生人善良的陪伴。

(文/戴迈凡)

an>
友情链接: 中央民大就业信息网  | 清华大学生命科学学院  | 北京大学生命科学学院  | 南开大学生命科学学院  | 复旦大学生命科学学院  | 浙江大学生命科学学院  | 南京大学生命科学学院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中关村南大街27号理工楼10层  邮政编码:100081
2013版权所有©中央民族大学生命与环境科学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