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学院概况 学科建设 师资队伍 新闻资讯 本科生培养 研究生培养 科学研究 党群工作 学子园地 下载中心 校友天地 学院图片
以爱之名
编辑:生命与环境科学学院    已读:143次    发布日期:2018/10/24

以爱之名

除了阳光没有什么可以笼罩世界,除了风没有什么可以吹动树叶,除了雨没有什么可以画出彩虹,除了雪没有什么可以洁白大地。我们就像树,一生大部分时间都是独处。可是,如果你愿意,天也是陪伴,风也是陪伴,云也是陪伴。以爱之名,让我陪在你身边。

“我会用一生来回答,你准备好了吗?”林徽因与梁思成数十年的陪伴,是故事,是艺术。浪漫,不只是心动之初,更在于茶米油盐和一地鸡毛时分,坚定的守候。如果每一个雨夜,花儿身边没有少年的保护;如果每一次绽放,花儿没能看到少年脸上兴奋的红晕;如果每一颗甜蜜的果实,没有少年与花儿一同分享,那么陪伴也就不存在,而除了以爱之名,我想不出还有什么力量可以使人忘记时间,忘记自己,只为温暖另一个灵魂。我的外公外婆相知、相伴、相守,始终如一的相濡以沫无声地凝聚着整个大家庭。他们爱得细水长流,把日子过的行云流水,如诗如歌,无论外婆有多霸道,外公总是含情脉脉地望着她,给她耐心和包容。每一年相携出游,从不无故搁浅,两个人无论走到哪里,永远十指紧扣。生如夏花,外婆会老,但她,永远是公主。我很想用一生的时间,陪伴所有我爱的亲人,很想为他们拂去肩上雪花,陪他们共赏天地浩大。

付出时间,付出精力,以爱之名,陪伴即是爱的代价。董卿在《朗读者》里说:“陪伴,是我能给你最好的礼物”。曾梦想仗剑走天涯,叫嚣着“苟富贵,勿相忘”的年少轻狂,今夕何夕,春风又起,那一群人,有相同的梦想,为着星空下的约定。小学六年,即使懵懂无知,却天真活泼,想想那时候的我们,寒冬腊月里纵情奔跑,台上台下大声嬉闹,我们目光坚定,站在彼此身旁,那个时候,陪伴是一群人一起做同样的事,陪伴是每一个课间,每一场游戏,你从不缺席。初中三年,结识了最挚爱的闺蜜,直到现在仍相互鼓励。973.6公里的距离,挡不住关心,时常牵挂。大学时光,时而悠长,时而紧张,但你知道总有一个人可以分享,快乐也好,伤心也罢,她与你同呼吸,共成长。那时候,陪伴是一份压力两个人分担,陪伴是一条不能拒绝的路,两串脚印蜿蜒。高中三年,我喜欢上名叫扎西拉姆ž多多的作家,她说:“看见山时,你在山之外,看见河流时,你在河之外,如果你能观照你的痛,你便开始自痛中解脱。如果夜太凉,你可以焚香、煮茶,或者思念,总有一种暖挂满你我回忆的老墙,不要去倚靠,会有时光剥落。”一群志同道合的朋友,高考这场战役中,金戈铁马、所向披靡的兄弟,那时候的陪伴简单概括为两个字:一起一起找老师问题,一起到食堂吃饭,一起刷一套理综卷,一起吐槽一场考试。青春是缝在灵魂上的繁花,永不凋零,光芒无可阻挡。

人生路上的疯跑,只要有人陪伴,就值得大笑。可是天地辽阔,人世间黑白对错,陪你到最后的那个人,往往只有你自己,但是,曾经陪伴过你的那些人存在的痕迹却永远不会消失。摊开掌心,你有没有看见手上那条单纯的命运线,你有没有体验过生命有多无可奈何,陪伴的人也会离开,不是长亭连短亭那般盛大的别离,而是悄无声息的,像吃完饭放下碗筷离开饭桌一样简单。他们的离开,带走了人生中曾经的珍贵和精彩,你抛起一枚硬币,机械地选择正反面,却是在面对一道无解的难关。“草,在结它的种子;风,在摇它的叶子;我们俩站着不说话”,陪伴或许并不如顾城诗中一般简单而美好。可如果你此时要离开,请你告诉我,让我们都改掉陪伴对方的习惯。谁说陪伴一定要地老天荒,曾经拥有,也足以凭借如豆的一点微光,诵读生命的章节。正如黄碧云说的,“生命里有很多事情,沉重婉转至不可说”。就让我们留在离人的第五个季节,流水淙淙,海阔天空。

也许人生来孤独,所以我们更要珍惜每一个人的陪伴,感恩他们以爱之名的慷慨。或许有种陪伴,是顺其自然,殊途同归。如果我们都是一颗颗小小星球,我们在自己的空间上努力耕耘,忘情驰骋,肆意畅想,那么陪伴不过是在我自转到某一个角度时,能看到另一颗星球的存在,而且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每次抵达那个角度,他都在。不变的是,我在拼搏我的未来,他在创造他的现在,我们都没有停下脚步,却能在漫漫人生路上,遥遥陪伴对方一程。

你认为神圣的,永远不会被玷污。数遍生命的公路牌,愿你能找到如山间清风与明月一般的人,以爱之名,陪你共赏春水初生,梨落生香;如果前路仍飘渺,愿你拥有陪伴自己的能力,以爱之名,砥砺前行。

(文/孙若涵)

an>
友情链接: 中央民大就业信息网  | 清华大学生命科学学院  | 北京大学生命科学学院  | 南开大学生命科学学院  | 复旦大学生命科学学院  | 浙江大学生命科学学院  | 南京大学生命科学学院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中关村南大街27号理工楼10层  邮政编码:100081
2013版权所有©中央民族大学生命与环境科学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