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关于我们 海外合作方 国内专家 学术活动 人员交流 项目进展 通知公告
 
 最新动态 >>


基地主办“中国生态学学会2014年学术年会”专题分会  

   

2014年9月19日,基地在辽宁沈阳主办“中国生态学学会2014年学术会议- 民族生态学理论创新与少数民族地区生态文明专题分会”。参加人员包括民族生态学专业委员会的10余位委员,以及来自全国各地各民族各单位的30位专家学者和青年学生。参与讨论者来自北京、辽宁、江苏、云南、四川、贵州、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等省市自治区,他们代表了苗族、土家族、维吾尔族、布依族、仫佬族、哈尼族、蒙古族等多个少数民族,既有从事民族生态学研究的中科院、社科院等科学院系统的研究人员,也有中央民族大学、复旦大学等高校系统的教师与研究生。与会者济济一堂,开展了积极的学术讨论和学科交流。
分会场由基地负责人薛达元教授和中央民族大学生命与环境科学学院院长冯金朝教授联合主持。薛达元教授首先介绍了举办此次“民族生态学理论创新与少数民族地区生态文明”专题分会的意义,并在报告间隙逐一介绍报告人信息并点评了部分报告的内容。
首位报告者是民族生态学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冯金朝院长,他的题目是“民族生态学的形成与发展”。在逐一介绍“民族生态学的概念”、“民族生态学的学科发展”、“中国的民族生态学研究”等内容时,冯金朝教授详实系统地梳理了国内外民族生态学的历史与源流,最后提出了民族生态学发展的四点展望,即:“建立民族生态学理论体系,形成民族生态学学科特色”、“建立民族生态学研究体系,形成民族生态学的方法论”、“开展具有典型性和代表性的民族生态学研究”、“提高民族生态学研究水平,扩大民族生态学的影响力”。
第二位报告者是来自云南省红河学院历史系系主任黄绍文教授,作为哈尼族的资深学者,他以富含深情的语言,严谨的学术论证,报告了“源于自然审美的哈尼族服饰生态文化”。哈尼族由于历史上没有文字,故此将他们对于自然的认识,以色彩、图案、纹饰等形态,注入到哈尼族的服饰之中。在哈尼族的服饰之中,经常出现的白鹇、青蛙、鱼和螃蟹的四种动物,代表着哈尼族梯田文化中对水生生态系统的民族生态学认识。黄绍文教授的报告以大量实拍的照片作为证据,并从民族生态学的视角重新处理服饰现象,对于与会者是一个新的研究线索。
第三位报告者是来自中央民族大学的彭羽副教授,他和研究生所进行的“生态系统多样性与民族聚居空间格局关系”是以经典的景观生态学手段,研究少数民族聚居地附近地带绿化水平的相关性。
第四位报告者是来自四川省绵阳师范学院的傅之屏教授,他热情洋溢地分享了“大熊猫保护区-社区携手共建保护模式”。由于在藏族和彝族地区的大熊猫保护,与当地不同的文化和信仰方式密切相关,没有地方社区的传统生态知识参与,保护大熊猫的努力可能事倍功半。傅教授特别提出了“保护区为主导—社区为主体——乡政府为后盾—学研协作—企业推动的,五位一体区域生态文明建设新模式”,这是他在认真总结了大熊猫保护历史上的封闭式管理、参与式管理到社区共管等几个阶段后,提出的建设性思考。
在经过了简单的茶歇之后,贵州民族大学的杜薇老师介绍了贵州的民族生态学发展情况。贵州作为我国西南地区的高原地带,少数民族数量众多,生物多样性程度高,文化多样性也极富地方特色,尤其在餐饮方面,形成了具有民族风格的饮食文化。以饮食文化为代表的少数民族传统知识是基于少数民族对于其生产生活环境的认识而产生的,因此应该进行系统的民族生态学研究。杜老师提出,希望能够有更多的民族生态学学者来到贵州,研究贵州的传统文化。
来自民族生态专委会秘书长成功博士做了“丽江拉市海保护区2014年鱼类现状及民族生态学研究”的报告。通过2014年5月和7月两次实地调研,成功博士等人将拉市海保护区的四个水体进行了民族生态学考察,通过纳西族语言在当地纳西族同胞之中进行了访谈,调查了保护区的鱼类现状,认为“当地鱼类种数增加;现存鱼类种数减少;外来种占据绝对优势;土著种继续消失”.纳西族渔民对于鱼类变化归因为“水利建设、捕捞、污染、气候变化、放生等原因”,进一步的科学研究显示这样的归因是正确的。
来自大连民族学院的宋彦涛博士代表他和乌云娜教授做了题为“氮添加对羊草性状的影响”的报告。报告以“功能生态学”和“质量比假说”为依据,研究了羊草性状对氮添加的响应和筛选指示羊草草地生产力的性状等学术问题。研究认为:“氮添加对羊草的叶绿素a和b含量、类胡萝卜素含量、叶片氮含量、叶片干物质含量、比根长都有显著的作用;叶片的与光合作用相关的性状、比茎重和比根长之间有显著的相关性。氮沉降条件下,羊草的光合能力增强,光资源竞争能力增加,从而提高羊草的产量和质量。羊草的叶绿素a和b含量、类胡萝卜素含量、叶片氮磷含量、叶片干物质含量、比茎重和株高都能很好的预测羊草草地地上生物量的变化。”
来自环境保护部南京环境科学研究所的戴蓉博士做了题为“湘西苗族传统文化与集雨节水农业模式的研究”的报告。通过对于苗族地区长期系统的调查,分析了在气候变化影响下,苗族同胞通过传统的集雨节水模式,克服了地区波动性的干旱气候,实现了农业的稳产。该研究具有明显的实用价值和推广意义,可以在很多少数民族地区进行尝试,有可能以较低的成本提高区域性的农业抗旱能力。
最后,基地负责人薛达元教授以“生物多样性相关传统知识分类、调查与编目”为题进行了报告。薛达元教授介绍了2014年环境保护部第39号公告,该公告将“生物多样性相关传统知识分类、调查与编目技术规定”作为附录发布,从而将此技术规定作为部级的指导标准,结束了传统知识在分类、调查和编目方面的模糊局面。
在每个报告之后,都进行了提问与交流的环节。各地各族的专家学者,都基于各自的学科背景和地区特色,就民族生态学的具体应用提出了深刻的见解。例如,对于哈尼族的梯田农业文化,与会者普遍关心这一世界遗产是否会因为开发而消亡,民族生态学能够有什么具体的贡献。黄绍文补充介绍了他进行的一项实验,表明在梯田中种植的老品种不耐受化肥,而杂交稻不耐受高海拔,故此梯田仍然富有生命力。
在分会场结束后,与会专家学者进一步就民族生态学学科发展献策献计,积极互动,盼望能够在能力建设,技术培训和理论创新上可以更频繁的交流互动,从而将民族生态学推向快速发展的轨道。

 

 

联系我们:北京市海淀区中关村南大街27号   电话:010-68931632    邮编:100081
版权所有:中央民族大学生命与环境科学学院111工作办公室